【会员分享】约泡成功,今年的光棍节与我无关

2016-05-06 8842 13

昨天邀请兄弟们分享自己的“脱光”经历,刚好有一个VIP会员给我发邮件,给我分享了他的把妹经历,很用心的分享,整个约泡的过程走的很顺畅,值得每个单身的兄弟一看。


PS:如果你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,请发邮件到:puaschool@163.com


……长文预警……


大卫你好,我是XXX(大卫:这个兄弟提供的好像是真名,尊重隐私,隐去了),之前有跟你交流过,问过你一些情感上的问题。我以前有一个女性朋友倪,她把我当男闺蜜了,我不想维持“闺蜜”关系,不过你得知她的情况后,你建议我还是继续维持“闺蜜”关系,因为要改变需要冒着失去这个“闺蜜”的风险。


后来我释然了,我也知道我确实很难hold住倪这种喜欢夜蒲的女人,但倪也成为了我的最佳僚机。


说到这,你应该能够猜到,故事的女主角不是倪,而是另有其人。


故事发生在最近,该从哪说起呢?


因为这并不是一天发生的事情,不过为了能让大家看到故事的全貌,还是决定把完整的过程和细节都写下来,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。


周三,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工体MIX活动,我带上了我的“闺蜜”倪,她在这次的故事中,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,她不仅爱玩,而且很愿意协助我。


我很少去酒吧,但每一次都是和倪来的,以前我是寄托于能够跟倪有湿润的一晚,但她总是不让我迈过那一步。


MIX是北京最大的夜店,周三的人气一点也不比周末差!我的几个朋友还没到,我在老厅开了个卡座,然后先扫描一下全场,搜索猎物,在2楼的吧台,我看到了故事的女主角枫,很乖很萌的脸蛋,但有一种知性的气质,直顺的长发,五官精致小巧长相秀气,穿了一件黑色短裙洋装修长的美腿配黑丝袜,是那种让人看了过目不忘还想多看一眼的女生。


当时枫和一个朋友坐在吧台,形成了一圈很明显的界限,半米内没人站或坐在她们旁边,我用余光观察了一下,旁边还有很多桌散台的人在那直直的盯着她们,这时过去搭讪社交压力很大,我走过去观察了一下没有非常好的位置,只能站着和她们互动,但时间不等人,在我产生焦虑的那一刻,就已经走过去了,这时我发现旁边有个4男散台组看到我后开始窃窃私语,仿佛在期待着我被枫高冷的拒绝。


事实上,进展确实不顺利,问题不在枫,出在她的朋友身上。


“你看起来不像夜店里其他女孩子那么冷,蛮友善的”


枫看了我一眼后微笑,她不回我话,我知道这是一个废物测试,应对废物测试,现在已经不紧张了。


“你和朋友一起来的吗”


“是呀”


“我也和朋友来的,如果没有特别安排,我邀请你到我那坐坐”


“我问下我的朋友,我们一起的”


“OK”


最后她朋友不想移动,闲聊两句后我就回去了,有时对方不愿意移动,我们就不用继续纠缠下去了,没必要再这样下去,不然只会显得很掉价,可能是对方想自己欣赏欣赏音乐跳跳舞,并不希望被别人打扰,碰到这种情况我们不用不爽,一会过来再邀请一次就可以了,这个晚上这么漫长,她们应该不会马上就走。


我临走的时候,有一桌的4个男的轻瞟了我一眼,但他们谁也没想到,半个小时后,我牵着这个女孩子的手,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。


我回到卡座,拉着倪去跳舞,有倪在,我跟任何正妹搭讪,都不会显得有企图心,因为倪也很正,我跟倪可以装出暧昧的关系。


巧的是在舞池里,再次看到了枫和她的朋友,舞池中的枫就像个性感的精灵,女人真是越夜越美丽。酒精和音乐到底是谁发明的,这两样东西的结合,让男人和女人都快速进入兴奋的状态,胆子也更大了。


我和倪跳着跳着,接近了枫的位置,我继续跳了一小会,我轻轻的抓了枫的手臂一下,她注意到我后,我便松开了,我的意思只是想跟她打打招呼,因为舞池太吵,直接对话很困难,她看到我后露出了微笑,同时和她的朋友轻轻的指了我一下,那种感觉就像是说“是刚刚那个人耶”。


倪果然是我的好“闺蜜”,看到这种情况,直接加入,过来和我们一起跳舞,仅仅通过我的一个眼神,她就知道了我的目标是枫,所以开始和枫的朋友跳舞,制造了我和枫单独跳舞的机会,非常给力的女僚机啊!


很快三个女生同时站到了舞台上,下面的男人的目光都移到了她们身上,我也下了舞池,在底下欣赏着枫的舞姿,目测枫有165左右的身高,但身材比例很修长,胸部很大很挺,看着她扭动的身体,我可耻的硬了。


三个女生跳了一会后,我将她们移动到了卡座,当时其他朋友还不在,倪还在继续帮我隔离障碍(枫的朋友),我和枫聊了起来,一开始主要是信息交换,偶尔开她一些玩笑,之后又玩了一些游戏整体气氛非常好,大概互动了20分钟后,发现倪已经被障碍拖去跳舞了,不得不说倪太给力了,这时候其他兄弟也到了,还带来几个女生,位置有点挤,为了让位置,我又带着枫去跳舞,路上直接牵了她的手,虽然握的不紧,但当我松手的时候还是有一定的回握,这个点很重要,这是大卫经常讲到的牵手测试,如果有回握的女孩子,一般对你是有好感,但这个力度要自己去感受。


到了舞池后,我们开始正对着枫跳舞,舞池是个制造暧昧的好地方,但我发现枫的注意力明显就没在跳舞上,而是东张西望的找她朋友,后来才知道,她的朋友被男朋友甩了,枫今天是陪着来夜店玩,看不到她朋友有点不放心。


于是我牵着枫开始找她的朋友,在舞池里碰到了倪和枫的朋友,变成了4个人跳舞,她们跳了一会有点累就回卡坐了,枫很重姐妹感情,注意力一直在她的朋友身上。


我知道现在不是和枫独处的好时机,就让枫跟她朋友两个人先聊一会,毕竟才刚上来,自己跳了一会舞才下去找她们,在夜店里我不想将注意力都放在枫身上,这样会很弱,而且会给枫压力,她还不是我的女人,她没必要重色轻友。


我的几个朋友都各自在不同的位置玩,我分别去找他们闲聊了一会,倪突然跑过来和我说“从舞池回来就没看到你,刚刚枫一直再找你呢。”


主动找我这个兴趣指标太好了!但我也没着急回去,因为有个兄弟要撤,所以把它送到门口我才回去,这样也可以让我显得不那么猴急,大卫说泡妞要有自己的姿态和框架,不能被女人牵着鼻子走。


回到了卡座后,我和枫又继续开始聊天,但一直聊不开,我觉得需要想办法推进,中间让她陪我去厕所,在过道的时候,本来想吻她,但人太多很挤,所以就算了,因为我是程序员,比较注重用户体验,回到卡座,聊了一会后看着她说:“你的嘴唇很性感,我在想吻你是一种什么感觉。”


吸引阶段后,我需要制造一点暧昧,做一些兴趣声明,大卫说女人都很矜持的,男人不能娘炮,要主动一点。


“…………”


枫没有说话,脸红的厉害,我没等她缓过来,就吻了她,大概湿吻了有10分钟,期间各种舌吻...这时候倪已经走了,我的另一个好兄弟在HOLD枫的朋友,正好枫的朋友失恋了,需要一点安慰,我便主动提出了转场,在夜店干扰很多,我想和她单处待一会。


“这里好吵,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”


“...不行”


“为什么呢”


“不为什么,就是不行”


这我并没有不爽,我从不勉强女生,而是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,因为对方拒绝而不爽是很搓的事情,要尊重女生的选择,更不要因为对方的不服从而表露出你不爽的情绪。


我继续和枫聊天,没想到的枫的朋友喝多了,失恋伤不起啊...枫就陪她朋友去卫生间吐了,20分钟没回来,我有点担心,当我去卫生间找她们的时候,枫的朋友已经躺在地下动不了了...


出现了这种突发情况,她们很坚决的不想移动,在她照顾朋友的时候,我看到了她的另一面,坚强的一面,不过最后在枫的坚持下,我还是选择了先回去,到家后,收到了她们平安到家的短信和电话,我就放心的睡了。


当然,故事还没结束……


一周后的周三。


我和枫一直保持联系,并约好了周五一起去吃饭,可谁知道事情总是那么巧,周三我和几个兄弟又去了MIX,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....在MIX舞池里我碰到了她,不过这次是她们5个女孩子一起来聚会庆祝考试成功的。


这也太巧了,本来打算周五见,可谁知道又在MIX遇到了,不过无所谓,之后把她移动到了卡座,这次是一个人来我们卡座!而她的4个朋友则继续在散台喝酒,而且上次喝多的朋友也在,她对我印象不错,所以就放心的把枫交给了我,这时我想起大卫的一句话,要搞定女神,必须搞定她的闺蜜。


聊了一会,觉得不能再用上次的节奏互动了,这时我看着她的眼睛说:“我喜欢你”


“啊……”


大卫说过,女生被表白,通常不会直接回应,为了缓解尴尬气氛,我转移了一下话题。


“你的嘴唇好干。”


她拿出唇膏擦了1分钟后,我说:“我的嘴唇也很干。”


说完,我就吻了她,释放后说:“现在不干了。”


那天喝了不少酒,真的有点兴奋,很想带枫去卫生间,你懂得,但考虑到用户体验,我居然克制住了。   


“我们找个对方休息吧”


“不行……”


大卫说过,带女生回去,需要合理化。


“我今天要抱着你睡。”


一个看似很烂的理由,但女人只是需要一个台阶而已。


“但我要和朋友一起回去。”


我知道原因了,还是要顾及她的朋友的想法。


我一直都很绅士,不会强求,我和枫回到她朋友的散台,其他人去跳舞了,而上次喝多的朋友还在,这时我做了一个决定,过去和枫的朋友说了一句话:“我可不可以得到你的允许,带枫去吃夜宵,晚点我再把她送回去。”


“额..这不太好吧,不行”


“这对我来说挺重要的”


“真的不行”


“晚点我把她安全的送回去”


“那好吧”


我收拾了一下,二话没说拉起了枫的手,直接往MIX出口走,她也没有任何挣脱,很顺从。


途中遇到她的其他几个朋友,枫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,就和我离开了,取包后她搀着我和我上了出租车,我喜欢这种感觉,这时候想起了我们在MIX碰到的那一幕,那个在夜店中性感的精灵,现在依偎在了我的怀里。


到了酒店,省略一千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