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载】这些年,我是这样把妹的(2)

2014-09-25 9164 0

这是大学的第一个长假,和大部分大学生一样,我也没回家。


回家又能怎样呢?


正在复读的萍,现在应该没什么心情见我吧,虽然大学也遇到不少心动女生,心里总是还有萍的位置,挥之不去。


刚想起陈皓大哥的轰趴(home party),让我非常期待,这会是怎么样的经历呢?


不过,这个晚上注定不是我的舞台,我就像一个观众,注视着台上的表演,这个舞台的主角就是陈皓师兄。


这是一次震撼的经历,彻底颠覆了我的恋爱观。


在轰趴刚开始的时候,客厅来的男男女女不多。陈皓师兄约的几个妞来的都比较晚。


于是叫上我,走到门外,玩起了失踪,他说:我继续呆在客厅的无所事事,会有负面的社交认证。


我问:什么是社交认证?


师兄:简单来讲,就是在社交场合中的魅力值,是女人筛选优质对象的指标之一。


我:现在我们要做什么?


师兄:就在这里透透气吧,我们的游戏还没有开始。


远处走来一个美女,师兄拍了我一下,其实我早就看到了,一身黑色深V晚礼服,事业线深不可测,我那是才19岁,下面有点把持不住,可耻的硬了。


师兄:前面那个女的叫露西,是今晚的僚机(能够并且愿意帮助你去泡你的目标的搭档),我在夜店搭讪了她,之后我和她有了一段说来话长的故事,总之,她现在成了我的“可以亲密的好朋友”。


我对师兄的崇拜之心,开始爆棚。


师兄:把妹除了需要技巧,僚机也非常重要,他们是你做社交认证,清楚障碍的帮手。我和露西经常交流经验心得,非常聊得来,很有默契,但我更愿意把她当朋友看待。她对我也很好。记得曾经有段时间经济拮据,她常会来我家附近,请我吃饭。


后来才知道,陈皓师兄大二就开始创业了,还亏了不少钱。


师兄和露西闲聊几句,把她引进室内,出来和我继续玩消失,莫非师兄在等待他今晚的猎物?


我心想,今晚来的真值啊。


不久之后,第二个师兄约的女生到了。


师兄:这个是格蕾丝,是做金融的OL,一个高傲冷艳的女人。我和她在一个活动中认识的,那天拿到她的名片,一个礼拜后把她约了出来。我能明显感受到她的吸引,可她似乎有很强的自尊,总是反感我对她的强势,不过没关系,我有办法让她臣服。


格蕾丝和她的朋友到了小区门口,我和师兄下楼去接她。


这时正好师兄的一个朋友Michael开着一辆别克进了小区,他在车里和师兄亲切的打了个招呼。也是巧合,格蕾丝的三人组就在不远处,Michael不小心帮陈皓师兄做了一次硬价值上的展现(朋友圈的质量也间接体现自己的价值)。


我隐约的感觉,有好戏看。


师兄上前和格蕾丝打了个招呼:好久不见,你好像长高了。


师兄笑着调侃她一下,似乎并不奏效。


格蕾丝始终保持冷艳,回了句: 是你长矮了吧。


如果是我,估计会招架不住,师兄看起来非常蛋定,对她的两个朋友说:Hi,你们好。你们是同事吗。我叫陈皓。


接着伸手去和其中一个比较漂亮的朋友握手,这个我看懂了,他是故意气格蕾丝的,女人即使在朋友之间,也会暗暗地较量。


格蕾丝眼疾手快,伸手拦住了:哎哎!不要趁机吃豆腐!


我的直觉告诉我,她其实并不是真的对师兄冷酷。


师兄和格蕾丝的过招,让我看的非常过瘾,师兄对她的朋友说:她平时一直是这样的吗?


她的朋友笑了……


师兄继续对着格蕾丝:你看你的两个朋友都比你友善多了。


那时候还不懂,为什么师兄要这样否定格蕾丝。后来才知道,这是故意打压。


师兄得理不饶人,继续打压:你们以后多带她出来玩玩啊。


然后直接转身带着她们往轰趴点走了。


师兄告诉我:把妹有一条铁律,永远用“无兴趣”回应“无兴趣”,这个尺度需要自己把握。


我们在派对上的闲聊,知道她们都是从事金融行业。


师兄偷偷告诉我,金融OL身上总有一种独特的“闷骚”气质,我很惊讶,师兄还没毕业,就已经有这么丰富的社会经验。


人渐渐多了起来,派对慢慢开始热闹起来了,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,就像一个小孩,对什么都好奇。


师兄把格蕾丝介绍给了其他兄弟,然后就走开了。


这是什么意思,我还以为今晚师兄要搞定格蕾丝呢,作为新手,我并没有看懂他的意图。


师兄开始和我交头接耳,我们看了一下周围的众多妞,判断哪几个是可以上的,约好等下一起Game。


师兄是party上当之无愧的主角,他带着格蕾丝的三人组和几个兄弟,还有另外几个不认识的女生,玩起了叠恋塔的游戏。


这个游戏很适合轰趴,是一种抽积木的游戏,每条积木上都有类似“真心话,大冒险”的惩罚,气氛逐渐活跃起来了。


这时露西过来了,她过来给了师兄一个拥抱。


一个小小的预选(是指当女人看见你已经获得其他女人认同,而被触动的吸引力开关),当然,这只是那一晚预选价值的开始,露西今晚会助师兄一臂之力吧。


这时师兄约的第三个女生姗姗来迟。


她叫维尼,维尼带着她的闺蜜小莉,师兄介绍她们给朋友。


维尼看起来非常活泼主动,直接坐在了师兄身边,挽着他的手臂。我下意识的看了对面的格蕾丝的朋友,有一个诧异的表情。也许她在想,这个男人是什么情况……


难道维尼也是师兄的僚机?还是本来就对师兄有意识。


不过怎样,格蕾丝和她的朋友会受小小的刺激,师兄的魅力值被提升到了新的高度。


师兄在派对中游刃有余,即兴地调侃着周围的女生。看到周围有兄弟或者女生没有了饮料,或者有点无聊,就上去照顾一下他们。这就是一种社交领袖的能力吧,轻松的把控和协调现场的气氛。


所有这些行为,都在用行为向组合传递一个信息:他是这个派对的主人。


派对的气氛逐渐Hi了起来,有人开始带着大家跳舞。


师兄即兴拉着身边的露西和维尼的手,维尼有点不好意思,大笑着说不会跳舞。


师兄霸气的一个熊抱,把她从凳子上抱了起来。


简直帅呆了,太霸气了。


师兄和维尼、露西一起灯光闪烁的客厅里跳舞,放着是夜店的舞曲。他时而搂着露西,时而转过身贴着维尼。


这个时候,师兄拉着格蕾丝三人组一起跳舞,格蕾丝一开始有点不愿意,师兄又一次强势地把她拉了起来。


师兄在舞池里牵着格蕾丝的手,让我有些惊讶的是,冷艳的格蕾丝并没有反抗。难道她在享受从其他女人中,成功捕获猎物的快感?


就这样,派对的气氛Hi了起来。我看到Michael在一边和维尼的闺蜜小莉有说有笑,看来也是一个高手。


跳舞之后,师兄坐下与格蕾丝聊天。即使她觉得师兄是个花花公子,她还是被这个花花公子吸引了。


后来他们俩见了房间,后来我问师兄,你们在房间干了什么?


原来,格蕾丝当时问他:你上次好像告诉我,你会弹吉他?


他说:是啊,我的房间里就有一把。要不,弹给你听听?


于是师兄拉着她的手臂,带她进了房间,这是属于他们的独处时刻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维尼还有其他几个人都进来房间,可能是因为吉他声引起了他们的好奇,格蕾丝只是在一旁认真地听着。


轰趴继续进行着。


师兄教了我一个简单的开场,在现场可以打开许多陌生的女生。


开场白非常简单,只是:hi,你是谁的朋友?


然后几句即兴调侃,女生开始大笑。


我后来也找了几个女生组合开场,然后对两个吃着薯片的女生说:我每次看到你们,你们都在吃薯片。你们今晚就是专门来吃薯片的吧?


女生们哈哈大笑,以至于这个调侃成了我的新惯例:你该不会是那种专门在派对上吃薯片的女生吧。


之后又这样调侃了几句,女生都给了我很好的回馈。


于是那天晚上客厅里就有了这样一个场景:一个男生对几个女生说了几句话,她们就大笑,然后男生离开她们,又对下一个组合故伎重演。


不过今晚的主角不是我,陈皓师兄拉着一个陌生女生在舞池里跳舞。后来维尼跟我说,师兄跳舞的时候,有一个女生问她:“这个男的有女朋友吗?”


看来今晚师兄成了抢手货,一个花花公子,被几个性感迷人的美女争夺着。


派对持续了3个多小时,我也放开了,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关系。


派对进入了尾声,师兄送走了格蕾丝三人组。格蕾丝走后,发了一条微信过去:我会考虑放下偏见。


师兄说:这几乎是一个表白,女人不是天生冷酷,那只是一个防护罩,等待值得她追逐的男人来打破。女人一旦解除了防护罩,就变得感性,柔情。


师兄像展示战利品一样,向我解读女人的一举一动,我听的出神。


师兄回给她一条:今天你能来,很开心。


她回到:哈哈,我也没想到我会来哎,不过听了首吉他曲算值了。


回到派对上,气氛已经非常湿润。我看到师兄带着一个女生进了厨房湿吻在一起,我不好意思的退了出来。


我那时已经醉醺醺的,趴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
第二天醒来,发现人都走了,师兄的家里一片狼藉,我跟他一起打扫卫生。


师兄给我看了格蕾丝的微信,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“pride and prejudice”(傲慢与偏见)。


我师兄跟我说:如果我愿意,我已经可以和她在一起。


师兄给我说,把妹很简单,两条主线,吸引和框架。


我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,师兄没有做过一次主动追求的行为,女生们都被她吸引了,事实上,师兄长的也不帅,昨天好几个女生都穿上高跟鞋,都高出他半个头。


我开始有点开悟,我已经开始计划和易莎的约会了。


千万别追女神,易莎会被我吸引吗?


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