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她肢体接触的进挪关键技巧

2016-01-05 134445 5

最近有几个朋友问过进挪(Kino)的事情,有一位朋友说,进挪的时候对方好像知道他的心思一样,他每次进挪刚一行动,对方就就提前把路给封死了。其实,这是根本没有掌握进挪的理念,为了进挪而进挪所造成的不良后果。所以在这里我说说进挪当中你需要注意的两点:


1.  进挪要轻


进挪要轻,这个轻即表示动作柔缓,也表示若即若离的感觉。


为什么要轻,要若即若离呢,就是为了模糊友情与恋情之间的那道线。男女之间的感情,是需要不确定性的,你的一个轻柔体贴的动作,会让对方有多种感觉,既觉得你像朋友像兄长一样体贴,但是这种体贴却又感觉超乎一般的关系,你动作的不确定性,你态度的不确定性,都会让她猜想,猜想你的意图是什么,猜想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如何的,越猜,对你的时间投资越多,自然感觉她自己对你的感觉越多。


如果你的进挪动作都很重很明显,那么你的心思无疑都表达出来了,这时候对方想的就不再是“他是不是喜欢我?”,而是变成了“他很明显对我有意思,我该怎么办,是接受还是拒绝?”而一旦把女性推入了接受还是拒绝的二选一境地,那结果大半是悲剧了。


说到这里,必须说说轻重之间的关系。因为跟学院会员的交流中,我发现,很多人还是处于非黑即白的二元论中,只想无脑要一条答案,你说轻那就从头到尾都轻,你说重那就从头到尾都重,这是不行的。对进挪这个话题来说,我认为,分关系,分气氛,大部分时候轻,小部分时候重。就好象踢足球,你看射门的时候,大部分都铆足了百分之一百二的力气,这就是重,而传球的时候,大部分都是各种短传各种力道控制,这就是轻,听说过有怒射的,没听说有怒传的。进挪也一样,你们关系不确定的时候,升温的时候,你就需要轻,等到了临门一脚了,自然就要重;约会一开始,自然要轻,这是热身,到了双方干柴烈火的时候,就可以重。


至于如何做到轻:


A. 动作轻柔。这个很容易理解,你要的是轻轻的抚摸,下重手那不是按摩就是打人了。而最轻柔的动作,莫过于似有似无若即若离,比如胳膊的轻微相碰啊,坐在一起大腿偶尔的摩擦啊,都是。


B. 主动放开。这点就符合了上面我说的,不确定性。比如过马路的时候,有些人牵了对方的手,但是过了马路,手就不松开了,这时候给对方的暗示很强烈,你的意思很明显(其实就算是明示了),而借过马路才能牵手,很明显关系还没有到位,这种情况下女性就会产生下意识的反抗心理,主动把手抽出来。而如果过了马路,她还没反应过来呢,你就把手松开了,这就是给了她不确定性,她就会想,甚至怀念你手掌的温柔,怀念跟你牵手时的心跳,这不正好么。其次,主动放开有一定的游戏性,有感觉的两个人,最重要的就是之间的情感张力,这种进挪---放开的套路,就好像游戏,拉近你推远你,一来一去感觉就上来了。


C. 把进挪隐匿在其他动作当中。这点其实是最重要的,下面我单开一段具体说说。


2.  赋予进挪意义(给进挪一个理由)


学院的网络课程第20课里面提到,进挪测试分三种:


1. 意外型Kino

2. 玩耍型Kino

3. 保护型Kino


这三种都很容易理解,除了第一种是不可控的(当然你可以制造,不可控是说给对方的感觉,让对方觉得身体接触是意外,就好像公车上人挤人一样,不可控,有了身体接触女方也不会在意。如果这时候你让对方觉得你的动作是可控的,比如故意用手背摩擦对方的敏感部位,那么就会对你心生反感等等),剩下两种主动型进挪,都是有一定目的,即潜在意义的,一个是我想跟你玩儿,另一个是我想保护你。


如果进挪没有意义会怎么样?有些人的进挪就是进挪,比如有些人约会完毕,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,气氛有些沉默(可能是没话说,也可能是吃多了,也可能是空气不好都憋着气呢),这时候男的想,刚刚约会的时候气氛还不错,我也摸胳膊摸肩膀了,她也没什么反抗,我是不是应该牵手了?好,那我就牵手。大家觉得这样的牵手成功率会高么?大部分情况下女孩都会下意识的闪开手,或者让你握一小会儿然后轻轻挣脱开的。为什么,因为你的牵手既不是为了保护,也不是为了玩耍,甚至连情感,即我喜欢你所以我想牵你的手的气氛都没有,只有功利的机械的一个行动,这种和环境气氛不同的不和谐感,是逃不过对方潜意识的观察的。


赋予进挪意义,就是你的进挪是跟你要做的事情一致的,如果你有意在各种行动中加入进挪,这就达到了我上面所说的,把进挪隐匿在其他行动中。举个例子,过马路的时候,你根本没有保护对方的意思(就是说,你从来过马路都没想过别人,都没牵过手),但是你为了进挪,特意在过马路的时候牵了对方的手,虽然你在主观上没有保护她的意思只有进挪的想法,但是在她感觉你就是在照顾她,这个动作很合理,所以她也就接受了。


赋予进挪意义,这样做的好处就是,合理化你的行为,且分散对方的注意力,增大成功概率。比如说过马路,不仅仅给对方一个“要过马路拉住我的手千万小心”的感觉,而且对方的注意力是有相当一部分是注意在交通状况上(这是人的生存本能决定的),所以不会去思考感觉你的行动是否正当,或者说,是否符合现在的关系(这可不是说没啥关系的过马路都可以牵手啊)。


原来有朋友问过进挪的问题,然后我有意识的观察了下自己。拿跟人聊天的例子来说,我经常做的是拍腿和抓手。拍腿是个中性动作,对同性对异性都可以;抓手,确切的说是抓手腕摇晃,这个只会对异性做。这两个动作都是在聊天中出现的,起提示和表示重视的作用。比如,一个女孩跟别人说话,言辞比较激烈,我想插话,于是就拍拍对方的大腿,对方穿的是短裙,我拍的位置就是膝盖上方露肉的地方,拍一下,拍两下,对方回头看我,同时我的手就放在对方腿上不动,一到两秒后,等我咽下嘴里的东西开口说话,同时手拿开,对方全部注意力都在我说的话上。这就是一次对方完全没有意识到的进挪,因为我拍她腿的理由很充分:来听我说话。而且之后我说的话也很有道理,所以从头到尾对方都被我和我说的话所吸引,而我的拍腿只是无关紧要的一个动作而已(有一次,对方男朋友就坐我对面,我就这样拍了拍旁边女孩的腿然后说话,这一对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,反而我回来觉得当时喝得有点多这么做不太好。当然我没有任何挖墙角破坏人家的意思,纯属习惯,动作走在脑子前了)。


抓手也一样,当对方分心,或者说了什么我有共鸣的时候,就会抓住对方的手腕,晃动几下(具体说来,是短且有利的震动几下),比如对方说了某件事,我也有体验,我就会抓住对方手腕(稍微有力一点),直视对方的双眼,问“你也去过/看过/听过xxx吗”,等到对方肯定答复之后,我会抓对方的手腕震动几下,同时很热情地说“同好啊同好!”之类的话,然后放开对方的手腕,继续兴高采烈的聊这个话题。


上面两种是我有意识观察自己的时候注意到的行为,但是跟上面那种无心保护对方为了进挪牵手过马路的例子正好相反,我是没有什么进挪的想法,只是肢体语言与身体互动是我表达感觉想法的一部分而已,不仅对异性,跟同性之间也会有大量的肢体语言与接触(当然一部分接触方法是不同的),目的只是为了让我更加好的表达我自己,但是客观上却起到了进挪的作用。


说道这里,那么就是说,赋予进挪意义有两种方法:


A. 寻找恰当时机(比如过马路),或者恰当时机来到的时候(比如我上面说的聊天中),用与当前情况、氛围能够完美契合的动作来进挪(牵手,拍腿,抓手)


B. 训练自己的表达方式,把身体接触当成表达的一部分,形成一个语言、神态、动作、身体接触全方位的表达方式,这样的好处是,你的交流之中就时时刻刻都充满了进挪,哪怕你没有意识到,而且这种进挪极其自然,不用担心有什么不良后果!